当前位置:杂志首页 > 《财经》杂志 > 经济学家 > 正文
 

“你们的问题”

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2007-12-22 我要评论(0
字号:
虽然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其错配及其造成的全球不平衡,可是“你们的”问题。40年前和今天,这句话同样适用

虽然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其错配及其造成的全球不平衡,可是“你们的”问题。40年前和今天,这句话同样适用

  在40年前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最后日子里,尼克松政府的财长约翰康纳利告诉欧洲同行,虽然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其错配及其造成的全球不平衡,可是“你们的”问题。
  那时候,美国国内的通胀引发刺激进口需求,导致通胀扩展到德国及其他国家。康纳利说得很清楚,美国不准备纠正这些不平衡,因为美国不觉得自己有风险。
  今天的情形没有什么不一样。高估的美元终于在自我纠正,对欧元下跌,却不是对亚洲货币下跌,至少不是现在。美元对欧元自其高点以来40%的下跌,已经触发了全球不平衡的解体。美国贸易赤字占GDP的比例正在缩减,如果不是因为油价猛涨的话,应该已经缩减得很多。
  这个再平衡的过程,对于美国国内的任何一个政治上强有力的利益集团来说,都不是问题。进口减少、美元下降,对那些消费进口品的人们来说,生活水平可能会略有下降,但总福利下降会很小、很分散,但绝不会造成那种可能搞垮政府的集中不满,也不会导致游行示威,或者造成政策转折。
  美国借贷者会付高一点的利息,但其后果远比金融市场上发生的其他事情所带来的后果要轻微。除非美元急剧下跌,除非美国银行们居然没有针对这一汇率风险做好对冲,否则,当前的美元下跌周期对美国经济来说不是大问题。
  没错,美国可能会面对一场小小的衰退,可能性大概是75%,但是一场真正的“硬着陆”——也就是说,全球投资者早上醒来,突然发现美国经常账户不可持续,于是抛售美元,由此把美国金融体系拖垮,并将美国经济拉下水——越来越不太有可能。
  但是,这对美国以外的其他地方是个大问题。现在,欧洲感受到了最多的痛苦,因为欧元对于美元涨得最多。欧洲的出口商发现,他们在美国卖不动了。这些厂商很快会在其主场,面对来自美国或者钉住美元的地区出口商的更强劲的竞争。这将给欧洲带来集中的损失,而这些损失集中于政治上强有力的利益集团。
  不止欧洲,拉美很快也会感受到痛苦,因为保持了十年之久的美国作为全球经济最后的进口者的角色,要终结了。
  至于亚洲,如果亚洲货币币值猛升,他们将很快感到痛;如果亚洲的中央银行们控制升值节奏,他们不得不忍受通货膨胀。如果调整不能通过汇率来进行,就通过内部价格和工资水平的上涨来进行,后者来得会慢一点。因为要失去美国市场,对出口厂商及其工人来说,日子不会好过。
  看看中国。在现行的政策下,要么限制人民币升值的政策继续,并造成通货膨胀;要么这一政策最终被放弃。不论是哪种情况,无限制的出口扩张都要终结。我们已经在房地产和股票市场中看到了一些后果。但在未来两三年间,我们会目睹中国出现通胀率的大幅上升。这跟“二战”后的拉丁美洲类似。其他亚洲国家也同中国一样。
  五年前,美国似乎是全球经济混乱的主要源泉。这已经过去了。美元下跌意味着全球失衡已经不再滋长。美国政坛的右翼民粹势力——他们主张不断减税,向富人分配更多财富,造成更大的赤字——正在失势,这意味着美国财政崩溃的可能性不复存在。美元的错误估值仍在造成全球的不平衡,但这不太像是美国的问题了。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今天全球失衡不再是问题。美元以及欧元对于人民币及亚洲货币的错配,更多地是亚洲的问题。■

  作者为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