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杂志首页 > 《财经》杂志 > 经济全局 > 正文
 

B计划难救美国

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2008-09-28 我要评论(0
字号:
7000亿美元援救计划只能短期提振市场信心;排斥来自非西方国家的投资,是美国解决当前问题的主要障碍

7000亿美元援救计划只能短期提振市场信心;排斥来自非西方国家的投资,是美国解决当前问题的主要障碍

  美国政府紧急推出一套援救金融体系的措施。这些措施被称做B计划,其内容包括:(1)成立一个政府机构,接管金融机构700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这个数字还不包括援救AIG、房地美和房利美(下称“两房”)支出的近3000亿美元;(2)给金额高达3.4万亿美元的货币市场基金提供担保;(3)暂时禁止对近800只金融股的卖空。
  这些措施挽救了市场,但是,幸福的感觉不会持续太久。B计划不会扭转美国经济颓势。2009年,美国经济增长将下滑大约2个百分点。长期而言,美国仍需理清如何支付危机导致的损失,减小实体经济与金融业的杠杆率,并找到非债务刺激经济增长模式。这次不仅是投资者的信心危机,而且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出了问题。

华尔街空前考验
  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引发金融市场剧烈震荡,美国政府不得不紧急出台B计划。一年前,危机伊始,美国政府就曾试图稳定金融体系。贝尔斯登倒闭时,美国政府劝说摩根大通购买它,并以美联储提供300亿美元接管部分不良资产作为激励。“两房”财务出现危机,美国政府接管了它们。到了雷曼兄弟和美林,美国政府劝说它们开展自救。但是,为寻找最有利于自己的交易(通常是能让老板升职的交易),这两家投行花了很长时间。看出它们自救缓慢的原因,美国政府决定“杀鸡给猴看”,让雷曼兄弟倒闭。但它没有让AIG步雷曼兄弟后尘,接管了这家保险巨头。因为AIG就是那只“猴子”。
  但是,雷曼兄弟破产让已经脆弱的金融市场更加恐慌。养老基金等机构投资者重新思考这个问题:它们该和谁做生意。华尔街坍塌的谣言四起,使机构投资者已经准备从华尔街撤出。一旦机构投资者撤出,华尔街的金融机构将会大批关门。这也是为什么雷曼兄弟倒闭后,卖空者大量抛出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股票。两大投行股票顿时疯狂下跌,感觉就像华尔街的末日来临。如果政府那时不采取措施,美国金融体系可能真的崩溃。
  有一点很讽刺。华尔街孕育了对冲基金(卖空方),这次却差点被它害死。2001年科技泡沫破灭后,对冲基金开始活跃。它们的成长很快,现在已经管理2万亿美元资产,而且大到可以与华尔街较量。这像是现代版《俄狄浦斯王》(Oedipus play)。对冲基金杀害了它们的双亲,占领了它们的王国。虽然政府的措施暂时拖住它们,但是,离悲剧结束尚早。
  有的学究和政府官员们,对保尔森和伯南克处理危机的方式赞不绝口。我不太同意。因为他们没有理解这场危机的根源。这场危机标志着“格林斯潘债务王国”倒塌。华尔街贵族们通过将债务反复打包——它们被称做衍生品,每年获得数十亿美元收入。但是,政府不可能维持住这个大泡沫。危机过后,金融体系应会焕然一新。政府应该查封所有破产的金融机构,清理股东和债权人,迅速降低杠杆率,吸引国外投资,重建规模更小但生机盎然的金融体系。相反,美国政府却指望制造泡沫的人来解决问题。
  大多数华尔街大腕们已经被开除了,但是拿着上百万美元的解雇金。可能的话,他们终有一天会受到惩罚。幸存的人,仍然不相信他们的成功是一个幻影,还继续维护着他们的王国。在泡沫中,只需要胆子大,就可以成功,而不需要聪明才智。但是,成功却让他们相信自己都是聪明人。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结局如此悲惨——连他们都不能理解自己创造的金融工具。所以,政府援救这些人的努力一直没有收到效果。
  美国政府采用拖延战术,是考虑到正在进行的总统大选。美国政府援救市场的行为,暴露出过去它们在经济政策上的决策失误。这会降低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11月当上总统的可能。现在的市场形势,逼迫美国政府不得不采取行动。布什政府的援救行动,很可能让麦凯恩错失当选总统的机遇。
  
B计划难担重任
  B计划如何实现呢?我认为它只会暂时提振市场信心。投资者幻想政府接管不良资产,麻烦已经过去,“正常生活”将重新开始。这种天真的想法很快就会破灭。谁来为这些损失埋单?政府会追究股东和债权人的责任吗?那些房屋贬值的纳税人能有钱来偿付这些损失吗?已经负债10万亿美元的政府,还能借更多的钱来支付这个大账单吗?
  即便为不良资产的损失埋了单,美国经济的杠杆率仍然很高。重组美国经济需要大笔资金。2007年,美国的非金融部门债务占GDP的226%。十年前,这一数字还仅为183%。同期,金融部门债务从占GDP64%的水平上升到114%。因此,泡沫破灭后,真实经济可能需要开展股权融资,所需资金约为5.5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股市市值的三分之一。即便美国人可以勒紧腰带,提高储蓄率,来使股市繁荣,这个过程也太漫长,难让市场情绪平稳。美国可能需要借助外国资本,约占所需资金的一半。
  美国金融部门可能必须减少5万亿美元到8万亿美元债务,来降低杠杆率。美国的不良资产也差不多有几万亿美元。其中,已经报告的损失超过了4000亿美元。新的损失甚至远超过这个水平。危机开始前,总体损失已经接近美国金融体系的资本,因此,美国可能必须让债权人——以外国央行为主——成为它几大金融机构的主要所有者。去年一轮集资浪潮,美国金融机构只将少数的股权卖给其他国家的主权财富基金。它们对这些金融机构没有任何控制权,当然对遭受的损失很愤慨。未来的融资模式里,美国的金融机构可能必须卖给外国人大量股权,使它们可以有更大的控制权。
  解决美国危机,必须由那些外汇储备高达10万亿美元的国家参与——美国经济资本不充裕。一个折中解决方案,可能是用一种形式的债务替代现在的债务。B计划就是这种方式。当骗局无法继续下去,印钞票就成了惟一出路。这将最终导致美元体系崩溃以及美国出现恶性通货膨胀。全世界应该防止出现这样悲惨的结局。中国、日本、科威特、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等有巨大外汇储备的国家,应该同美国政府坐下来商讨,找到美国资产重组的方案。这些国家应将它们的美元债权,例如美国国债,交换成股权类资产,例如股票。

全球协力是关键

  有序解决美国危机对全世界都有好处。如果美国通过印钞票来解决问题,持有美元资产的投资者就会受到损失,世界经济也会陷入无法想象的衰退。过去十年,美国不断提高的杠杆率促进了全球需求增长,从而推动了全球经济增长。它导致美国出现巨大贸易赤字以及美国贸易伙伴的巨额外汇储备。这些外汇储备循环回到美国,购买美国的债券,推高了它的杠杆率,刺激了需求增长。因此,美国贸易伙伴的巨额外汇储备和美国经济过高的杠杆,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很难想像问题的解决方案不会需要多边同时参与。
  美国需要改变对待外国投资的政策。排斥来自非西方国家的投资,是美国解决当前问题的主要障碍。
  人们记得,中海油试图收购优尼科(Unocal)曾遇到巨大阻碍,迪拜港口世界(Dubai Ports World)被迫撤出对美国的港口投资。如果美国可以成功地推进债务和股权转换,股权所有者应该是亚洲国家以及石油出口商。美国人不太适应这些国家成为其公司所有者,但是,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在对待国外投资者方面,美国应该向英国学习。
  虽然上述建议对全世界而言会带来双赢局面,但是,它施行的几率很低。美国对自己的评价仍不太现实。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债务人,可它的行为却像最大的债权人。美国人可能需要经历更多的磨难,来改变态度。
  美国不愿接受来自非西方国家的投资,最后只能依靠印钞票。美联储可以购买任何联邦政府发行的“废纸”,来弥补处理不良资产时的损失。这将导致较高的通胀率。当外国人抛售它们的美元资产,美元会崩盘。美国可能经历恶性通货膨胀和经济混乱。
  虽然金融危机离结束尚远,但是,经济危机已开始悄悄向我们靠近。过去十年,高杠杆支持美国消费刺激增长的模式。美国需求中重要的一块,是由这个泡沫来支持的。当泡沫破灭,那部分需求也会消失。即将到来的衰退可能是5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2009年,美国经济增长会下滑2个百分点。
  很多人可能对我的观点比较怀疑。一年前,当危机发生时,每个人都对最坏情况很担忧。但是,美国经济一直没有明显放缓。很多人认为,这是因为即便美元贬值30%,美国出口仍然表现良好。但是,出口不是美国最重要的部门。美国经济没有降低它的杠杆。美国的非金融部门的债务从一年前30.4万亿美元,上升到2008年中32.4万亿美元,同期,金融部门的债务也从15万亿美元上升到16.5万亿美元。经济和金融体系的稳定是建立在泡沫之上——不断用新的债务来覆盖不能偿还的债务。
  市场的压力让美国不得不作出调整。就像1998年亚洲国家遇到的情形,美国必须减少债务。这表明,不会再有贷款来支持美国现在的巨额消费;美国房地产价格会加速下降。这两方面因素将引发经济大规模收缩。这会表现在失业率上。2009年,美国失业率可能上升到8%以上,这将进一步放大经济收缩。1997年,亚洲金融市场崩溃,在随后的1998年,它们的经济也大幅减速。美国在重复这个故事。
  明年经济出现衰退,但复苏还遥遥无期。1999年,当时全球经济形势很好,亚洲国家让本币贬值,拉动出口强劲增长,经济迅速复苏。但是,同样的事不会在美国发生。欧洲和日本因为老龄化问题,需求疲软。新兴市场也没有成长到足够支持美国复苏的程度。在未来若干年,美国经济都会表现平平。
  世界各国政府都在采取措施来维持金融市场的稳定。它们的效果不会持久。柏林墙倒掉之后,世界经历了一次空前的繁荣。全球化通过在世界范围的分工,刺激了产出增加。但是,房地产重要的一部分是负债泡沫。在泡沫时期,全球化的标志达沃斯论坛曾高度赞扬华尔街领导的金融资本主义。现在,这个模型不再可信。我们正迈入另一个世界。与过去相比,未来华尔街的工作不会像从前光鲜耀眼,不过比芸芸众生还是要好一些。但是,转型的过程是痛苦的。■

作者为《财经》杂志特约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
此文英文原文请见《财经网》英文版
http://english.caijing.com.cn/english/Economist/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