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普京”幽灵

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2009-03-01 我要评论(0
字号:
2009年年初,一轮股市大反弹展开,最终能否如愿,天晓得
相关新闻:

  股市永远疯疯癫癫,喜怒无常;市场中人向来过度交易,赌性十足。

  对此,价值投资的奠基人格雷厄姆有“市场先生”的比喻,并由其门徒巴菲特发扬光大。股票投资出色的经济学家凯恩斯在《通论》中则描述为“动物精神”(或译“血气”)。以我的陋见,以往提及“动物精神”的人并不很多,主要是由极富批判力的当代投资大师、美国GMO公司的杰瑞米·格兰桑极力弘扬,此次全球金融危机后,这一术语才变得耳熟能详。

  “非理性亢奋”一词已闻名于世,其发明者罗伯特·希勒最近将有新书《动物精神》面世。不过,这次,他的主要观点是“现在是唤醒动物精神的时候”。难道希勒也开始认同“非理性”,鼓励大家浑水摸鱼、乱中取胜?让我不解。

  最近,《台湾股市大泡沫》中译本问世,作者是曾亲身经历上世纪台湾股市动荡的美国基金管理人江平。作为一本投资类畅销书,它也许谈不上经典,可是其中的“拉斯普京模型”却绝不逊色于“动物精神”。

  在1986年之前的25年,台湾证券交易所(TSE)指数一直徘徊在1000点以下。1986年,TSE指数突破1000点,并在1987年上攻4000点大关。不过,遇到当年的全球股灾,下跌51%,在12月底跌到2300点。1988年6月,市场突破前期高点,首次达到5000点,并在9月底,收于8790点。因台“财政部”宣布征收资本利得税,TSE指数暴跌,在年底跌破5000点,下跌43%。

  1989年,台湾股市又快速上涨,TSE指数6月突破10000点,并在1990年2月10日触及12495最高点后,终于暴跌。

  也许2007年的深沪股市受到了当年台股的某种启发,有证券分析师高喊此轮牛市有“上半场”和“下半场”,甚至还有“加时赛”。因此,人们在上证指数从6000多点下跌至4000点和3000点时,并不太慌张,憧憬着“下半场”呢。

  1990年的台湾股市一路暴跌,到了8月,指数已跌破4000点,并在10月初触底2560点。随后,TSE指数竟在短短六个星期内从2560点反弹到4926点,涨幅达92%,并继续升至次年5月的6305点,最高涨幅达146%。市场的日成交金额也随之放大,从9月的8亿美元膨胀至27亿美元,放大了3倍多。

  股市接着暴跌,到一年半后的1993年1月,指数回落到2098点,仅比前期低点高了20%。

  折腾完了吗?没有。

  TSE指数再次暴涨。当年3月,以57%的涨幅反弹到4851点,日成交金额也从最低的3.15亿美元增长到31亿美元。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