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算“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吗?

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2009-04-26 我要评论(0
字号:
即使必不可免,也不宜加冠“适度”之名而放松应有的警觉

  央行公布,截至3月底,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同比增长25.4%,创1997年以来的最高记录。同时,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4.5万亿元,直逼去年全年4.9万亿元的水准。

  这些数字令人吃惊吗?没有。也许“大数目字疲劳症”全球流行,人们处变不惊。我自己的问题倒有一个:如此的货币供应增长,还算“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吗?

  讲过了,中国经济面临挥之不去的“货币困境”。现在看来,此困境有三种不同的境界。其一是相当传统的,政府要花钱,但税收基础薄弱,又发不出多少国债,只好靠发票子补财政窟窿。其二,政府无意主动超发票子,但由于汇率机制弹性不足,巨量外汇流入,迫使央行“被动”释出过量流动性。其三,政府顾虑经济增长低迷、“市场的系统性风险”增加、失业压力骤增,大手松货币刺激经济。

  为什么都是“困境”呢?因为虽然每种境界各有不同,迫使货币龙头开闸放水都会引来惊人相似的结果。其实,自从“法定货币”登堂入室以后,普天之下都有这个麻烦。高举重回金本位制大旗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思想和勇气对后人皆有启迪,可是,只要在事实上还没有回到金本位制度,“货币困境”就挥之不去。

  当下,中国步入的应该是第三种境界的困局吧。不敢说是最高境界,因为全球主要经济体竞相大手救市发货币,不晓得还会带出何种新款的“变形金刚”来。眼下,中国的困难是:2008年10月后观之惊心动魄的价格跳水,跟着就是多年高度依赖出口的中国经济,出口出现大幅度的负增长;农民工离岗失业人数巨大,据一个抽样调查的结果高达2000万之多;工业、GDP、财政收入,个个指标都显示着“下行风险”。就算不是对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有样学样,急松货币也很自然地成为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必选。

  如果可以一味超发货币而毫无顾忌,就不会有“货币困境”这回事了。困境者,两难境地也;任何行为都有代价,过了某个临界点,负面效果盖过了正面收益,就得不偿失了。特别是法定货币供应这样经济中最锋利的利器,看似不过是“看得见之手”的掌中之物,要怎样摆布都可以。

  可是,一部货币史也写得明白:从长期看——就是凯恩斯先生讲的“长期我们都会死去”的那个长期——总是良币驱逐劣币。远的不提,2008年上半年肆虐多个国家的高通胀,若不是美国的金融危机危及实体经济带来的突然下行,还不知道要搭上多大的代价才能收场。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