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杂志频道首页 > 《财经》杂志 > 经济学家 > 正文
 

刺激方案没有意义?

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2010-03-14 我要评论(0
字号:
在缺德的共和党人和无知学术打手的操弄下,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使政府支出决策无法改变经济活动的运行方向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巴罗(Robert J. Barro)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反对美国经济刺激方案。

  在缺德的共和党人和无知学术打手的操弄下,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使政府支出决策无法改变经济活动的运行方向,看了巴罗的文章使人松了一口气。

  但巴罗误读了其证据对目前情况的适用范围。巴罗预计,当年刺激方案的系数是0.4,在两年内的系数是0.6,税收系数是1.1,由此得出,GDP将在2009年增加1200亿美元,2010年增加1800亿美元,2011年增加600亿美元。这就意味着2009年美国增加130多万就业人口,2010年增加190万,2011年增加70万。想象政府的支出相当于私营经济支出的三分之二,这也是值得做的。在这种情况下,支出6000亿美元,收回8100亿美元的回报,社会净利润达到2100亿美元。

  除非你认为有更大的政府支出在后头——政府救助降低了价格预期的稳定性,产生通胀,或者说用尽了美国债务能力,将债务水平推到了历史新高——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

  这两种情况都没有发生。政府长期债券和实际财政债券利率依然非常低,市场对通胀的预测——TIPS和普通债券之间的利差——依旧正常。

  我不明白巴罗的最后一段:“2009年的经济刺激是一个错误,随后的2010年刺激更是错上加错。”好像他不会算术。我认为,问题在于,巴罗试图使用20世纪的整个战争年代,“一战”“二战”和“韩战”来“现实地评估刺激方案”,因为“国防支出的系数可以被精确地估算”。

  但是,这就像在路灯下找寻一个人丢失的钥匙,因为那里更亮一些。

  是的,整个国防开支系数可以准确估算,但当失业率为3%,政府通过配给制和爱国债券试图消除消费,鼓励储蓄时,我们对此系数并不感兴趣。我们感兴趣的是,在更为正常的情况下,失业率达到10%时的系数。

  我认为鲍勃豪尔的判断更为正确。他认为,在战争年代,由于补贴抑制GDP增长,政府支出和GDP的比率大约在0.7-1,但高系数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当利率只有零时,系数就会较高,约为1.7,就像2009年一样。

  巴罗的分析还有其他破绽。他将刺激方案看做是两年期6000亿美元的政府支出。其实,大约一半的刺激资金用于税收,四分之一直接拨到各州,以让其不用增税。巴罗应在支出上加权0.6,在税收上加权1.1,这样才能综合加权0.9。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社会利润就不是2100亿美元,而是3900亿美元。我们当然应该这么做。实际上,我们还应反复地这么做,直到有迹象表明额外的刺激开始威胁到价格,或债务处理的稳定性,或是失业率显著下降。

  再者,巴罗抱怨是因为奥巴马经济委员会主席克里斯蒂娜罗默(Christina Romer)没有“进行认真的科学研究,对政府支出系数的影响”,他“不能理解其中的基本原理”,决策者仅依赖个人研究来制定政策未免有点过于夸张。

  最后,巴罗假设2009年-2010年的高支出会导致随后的税收增加,宣称“未来的征税时机没什么大不了”。

  但其实税收的时间点非常重要。现在,美国财政部可以零利率借贷五年,将整个五年的通胀风险推给借贷者。时间点的选择意味着今日6000亿美元的债务,也就是巴罗眼中的刺激方案的代价,不存在迫在眉睫的偿付压力。

  而且,税将偿还政府由于经济刺激而产生的负债,这些税收将在利率不为零的时候征收一段时间,美联储(Fed)就可以放松货币政策来偿还这些负债。于是巴罗就错误地宣称,尽管经济刺激现在拉动就业,随后的代价将会在未来最终减少就业人口。■

  作者为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美国财政部前部长助理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