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网融合试点揭幕

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2010-07-04 我要评论(0
字号:
在最为关键的业务互相进入方面,广电和电信行业的理解差异将增大监管的难度,并影响到未来三网融合试点的推进

  7月1日,备受业界关注的“三网融合”试点地区名单终于产生,北京、上海、哈尔滨等12个城市和地区进入首批三网融合试点。

  广电总局一位高层人士向《财经》记者证实,6月29日下午的国务院办公会已经通过了三网融合协调小组所上报的《三网融合试点方案》(下称《方案》),其中对具体的试点名单略有调整。

  过去半年当中,工信部和广电总局这两大电信、广电行业主管部门,以及电信运营商和有线网公司,在试点方案的具体文本内容方面激烈交锋。6月6日,国务院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迅速通过了方案。

  在这份长达20页的《方案》中,明确规定了试点地区、企业应具备的条件、试点阶段和步骤以及在试点阶段的业务范围。另外,方案更是详述了试点的工作原则和目标,以及诸如保障措施、标准体系以及技术创新的相关规定。协调小组则会根据试点进展情况,分期分批确定试点地区,逐步增加试点地区,扩大试点范围。

  讨论十年之久的三网融合大幕终于开启,电信、广电两大行业互相进入之局随之启动,两大行业的融合,将通过具体企业的竞争方式逐步展开。

  “播控权”争锋

  6月9日下发到各电信和广电企业的《方案》已是第六稿。其中,IPTV以及手机电视的视频节目播控权被明确授予“广播电视播出机构”。

  《方案》明确表示,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在宣传部门指导下,“负责IPTV、手机电视集成播控平台的建设和管理,负责节目的统一集成和播出监控,负责电子节目指南(EPG)、用户端、计费、版权等管理。”

  在此前的五稿方案中,广电和电信两个行业在“播控权”的问题上曾经有过激烈交锋。

  4月初《方案》第一稿出台之后,以中国移动为代表的电信运营商认为,在“集成播控权”的问题上,广电的理解有所偏差,扩大了集成播控权的范围,其准确的范围应该是内容的制作、组织上线和审核等等,而不应包括EPG、计费和客服。

  “这些属于商业服务范围。”一位参与方案讨论的电信运营商人士分析认为。随后,各运营商将这一意见汇报给工信部,并希望工信部将这一部分权力争取到电信运营商手中。

  在第一稿发布之后,工信部明确提出,电信企业应该负责“面向用户的业务经营和服务,包括综合信息服务门户设计、计费认证、客户端管理等服务集成”。电信行业的意见被迅速反映到试点方案第三稿中。

  4月30日出台的试点方案第三稿中明确提出“电信企业负责面向用户的业务经营和服务”。在具体的集成播控权的问题上,提出具体经营模式通过试点探索,保留了灵活性。这一稿被广泛认为对电信行业有利。

  第三稿的公布引起了广电总局反弹。5月13日,广电总局发函国办秘书二局,就试点方案第三稿提出修改意见,明确提出,广电播出机构应该掌握IPTV和手机电视的集成播控权,并明确认为集成播控权中应包括EPG、计费和用户服务等内容。

  广电总局的该意见函措辞强烈,在上报国办秘书二局的同时,直接抄报中宣部。而电信方面也不示弱,5月16日,工信部召集三大运营商相关负责人开会,工信部通信管理局副局长刘杰在会上非常明确地表示,三网融合方案的交锋已经到了最后的“摊牌阶段”,希望各运营商重视,共同维护行业利益。

  工信部的此次会议之后,三家运营商将各自意见发送国办秘书二局。工信部负责人建议,各运营商在反馈意见时,立场坚定、语气坚决,共同维护行业利益,不能出现目前IPTV和手机电视等合作模式的倒退。

  在双方意见的激烈交锋之下,三网融合一度陷入到文本的讨论而僵持不下。双方利益分歧巨大,难以调和,在进入6月之后,参与方案讨论的人士以及外界观察人士仍对方案的最终出台时间非常悲观。

  但是决策层推动三网融合的决心发挥了关键作用,6月6日,在国务院高层领导主持的办公会上,试点方案第六稿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推出。

  对于最终推出的第六稿方案,工信部和广电总局两方基本上表示了认可。接近协调小组的人士分析认为,双方只在双向进入的范围等问题上还存在分歧,其余基本上达成了共识。

  最终,第六稿关于集成播控权的表述,听从了广电总局的意见,将EPG、计费、服务等内容涵盖于播控权之下,但也听从了电信方面的意见,将播控权限定在广电播出机构而非广电部门。

  对于这一结果,分析人士直言是广电行业“完胜的结果”。广电牢牢掌控住节目端到端的管理,与电信部门争取的“负责面向用户的业务经营和服务”等相差甚远。

  但是,这一结果也为电信方面留下了可以接受的政策通道。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方案中提到电信企业可以提供节目和EPG条目,经广电播出机构审查后统一纳入节目源和EPG。上述特别规定的用意非常明显,尊重中国移动手机电视业务和中国电信、中国联通IPTV业务现有的模式。

  在两大行业各自理解之下,在接下来的试点中,双方均有可以尽情发挥的空间,广电、电信均能接受这一方案。

  但两方的共识更多在“文本”层面,此前为了能够保证试点方案的迅速推出,方案的主导者们在部分问题上协调广电、电信互相妥协让步,也回避了部分关键问题的解读。在实施试点开始后,广电、电信两方将会从各自的利益出发推进三网融合的实施。

  “三网竞争”

  随着最终方案推出,试点地区的选定,三网融合大幕真正揭开,两大行业的角力最终转移到实际业务的竞争。

  电信方面曾经一度看到大举开展视频业务的绝佳时机出现。当下电信行业传统语音业务无论是固话还是手机,收入增幅不断下滑,而随着固定投资的加大,有线、无线带宽不断提升的大背景下,视频业务为代表的增值业务几乎是电信行业必然的趋势。

  此前,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均已经开始在IPTV、手机电视领域布局,此次三网融合的方案中,两项业务也成为争夺的焦点。

  《方案》第六稿明确规定,符合条件的电信企业可以申请六项与视频相关的业务,但是在视频节目播控权被归于广播电视播出机构“管辖”之后,上述电信企业可以进入的视频业务,其价值已然缩水。

  视频业务之外,网络游戏、电子商务等增值服务的潜力也已清晰可见。将EPG、计费、用户服务等内容算作播控权范围内之后,广电借此也掌控了整个未来三网融合业务方面的制高点。

  湖南广电旗下的快乐阳光公司CEO张若波分析认为,播控平台上可以集成电子商务和游戏等业务。由于电信没有获得播控平台的权力,电子商务将肯定由广电集成。对于巨大的增值服务市场,播控平台就意味着其中的话语权。

  从市场而言,广电和电信两大行业的实力差距对比明显,电信运营商与有线网络公司对比差距异常巨大。更为不利的是,在用户的争夺方面,除了广电掌握绝对优势的体育、娱乐内容之外,电视的吸引力已经全面输给互联网。

  一旦三网融合试点开始,电信互联网通过IPTV和手机电视可以提供更多的内容服务,传统有线电视的吸引力会更低。当下,为期一年的三网融合第一阶段将为广电行业提供缓冲,广电也刻意将首批试点地区选择在广电行业发展较为成熟的地区。

  在这场一边倒的“不对等”竞争之中,广电并非全无优势。截至2008年年底,完成数字化改造的有线电视网络约占全部有线电视用户的28%,为4528万户,当年增长速度为69%。同年,电信宽带网络入户数量为8343万户,增长速度却只有26%。

  若广电完成有线电视网络的数字化改造,将有望形成与固网运营商规模相当的宽带接入网络基础,可以提供宽带接入的服务,这也将会直接冲击到两大固网运营商的宽带接入业务。

  从三网融合试点讨论开始,中国移动就力主扩大试点范围,并坚持将手机电视定位为全网业务试点。但是,这一提议在电信行业内并未获得一致支持。

  5月16日,在工信部的讨论会上,刘杰认为,电信企业市场化程度高,运营能力强,融合试点范围扩大会有利于电信行业,但是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对此表示了异议。两大固网运营商担心,试点范围的扩大会冲击到电信行业的宽带接入业务,而换得的IPTV和手机电视则仅仅是可以增加用户粘性的业务,不足以弥补其损失。

  三网融合试点正式开始实施之后,三家激烈竞争的电信运营商之间的关系也值得关注。

  接近工信部的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工信部曾找三家电信运营商进行沟通协调,达成口头的一致。在具体的试点申报中,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IPTV方面南北分治,中国移动不做IPTV试点,作为条件,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也不申报手机电视试点。

  但是,这一口头承诺并未完全兑现。《财经》记者获悉,在上报试点方案的25个省中,只有10省是中国移动独家上报了手机电视试点方案,在其他15省,除了中国移动外,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均上报了手机电视试点方案。

  电信行业内部利益一致,共同进退的和谐局面就此打破。这也将成为日后广电行业大展合纵连横的基础,特别是在一年之后,三网融合将会进入全面放开的阶段,三家运营商之间也将会直接竞争,这也正是决策者和三网融合的推动者们所期待看到的局面。

  试点之争

  6月6日,试点方案第六稿被迅速通过并下发。快则快矣,双方在至为关键的业务互相进入问题上的理解仍然充满差异,这无疑会成为日后三网融合试点中的难题,直接考验两大行业的监管者。

  在有线网进入宽带接入以及其他互联网增值业务方面,工信部坚持,广电必须基于电信企业的城域网、骨干网、国际出入口等网络设施。而广电则一直坚持自建网络设施,实现与电信网络的对等互联。在网络方面,广电一直希望能够组建国家网络公司并整合各地有线网络,自建骨干网为其中应有之义。

  《方案》第六稿中并没有明确表述,广电的宽带业务是否要租用电信的骨干网和国际互联网出口。但接近协调小组的电信运营商人士分析:“试点方案中没有禁止的事情,就意味着广电可以做。”

  除此之外,在国内IP电话业务方面,广电要求给有线电视网络核配用户号码,而工信部则认为广电企业开展IP电话业务只可能采用PC到PC的方式,因此不存在号码核配问题。《方案》文本对这一问题同样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在《方案》第六稿定稿并下发之后,各地以省政府为申报主体,直接向国务院三网融合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推荐试点地区(城市)及相应的试点企业,试点企业提交试点方案,由协调小组办公室初选并提出建议名单上报协调小组批准。按照计划,首批的试点地区约为10个左右。

  在具体试点地区的选择方面,广电与电信运营商之间同样分歧巨大。广电倾向于在已经实行NGB(下一代广播电视网,Next Generation Broadcasting)试点的32个城市、沿海城市和较发达城市,特别是已经完成双向改造的城市进行三网融合试点,以便利于有线网公司进入宽带接入业务。

  而电信运营商则希望在保证发达地区的同时,希望兼顾中西部城市,尽量扩大试点范围。

  中西部城市人口密度较小,对于广电开展手机电视和流媒体传输不利。

  试点名单的选择异常激烈。多省由各地的党政一把手亲自出面沟通,上报材料。接近协调小组的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总共有25个省上报了试点方案,只有6个省没有上报,分别是安徽、云南、吉林、贵州、宁夏和海南。

  原定首批10个试点地区当中,分别由广电和工信部各自指定5个。此后,广电总局人士则证实,最终的试点名单将会考虑增加4个直辖市。

  但是试点名单的变数一直延续到了最后,6月29日国务院讨论通过三网融合试点地区名单时,对此前的上报名单再次做出调整。

  根据《方案》的相关规定,试点地区(城市)需要具备几大条件方能入选。其中,有线电视网络须基本完成数字化、双向化改造,电信网络基本完成宽带改造,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和转企改制完成。依此条件,广电方面的意见得到了充分反映。

  另外,《方案》还提到了地方政府的支持和协调组织能力。而此前广电企业与电信企业已经依法开展双向进入业务的地区(城市),广电已经批准的IPTV试点和工信部已经批准的有线电视网互联网接入试点地区(城市),将被优先列为三网融合的试点。

  在7月1日公布的试点地区名单中,共有12个城市与地区入选,其中包括北京、上海两个直辖市,哈尔滨、南京、杭州、厦门、青岛、武汉、深圳、绵阳以及湖南的长株潭地区。可以说,广电的利益与意见得到充分体现。这12个城市与地区将成为未来三网之间融合与竞争的最前线。

分享到:

关键字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