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仄的精神病院

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2010-07-19 我要评论(0
字号:
精神病医生及配备人员数量严重不足,卫生部门没有因其职业特征而做出一定政策倾斜,使精神病防治短期内难以实现人力资源补充

  6月19日,在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会议上,中央综治委委员、卫生部副部长尹力表示,针对一些地方出现的重性精神病人肇事肇祸问题,国家将提高重性精神病人治疗率,减少肇事肇祸对社会造成的危害;今明两年全国将改扩建550家精神专科医院和综合医院精神科,提高对重性精神病人的救治能力。

  对此,有评论惊呼“原来精神病人与日俱增,精神病院已不够用”。

  惨案引发重视?

  实际上,这一计划在一年半之前即露端倪。2008年12月,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卫生部规划财务司联合发布《全国精神卫生防治体系建设与发展规划》(下称《规划》),目标定为:“到2011年,基本建立重性精神疾病防治网络,初步建成功能比较完善、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精神卫生服务体系,从整体上增强精神卫生防治能力,提高精神卫生服务水平。”

  2010年4月6日,《医药卫生体制五项重点改革2010年度主要工作安排》(下称《工作安排》)经国务院同意下发。《工作安排》中,第13条提到启动实施《规划》,2010年中央投资重点支持100所左右精神卫生专业机构建设。

  这一《工作安排》的下发,明令启动了《规划》,使得《规划》在沉寂近一年半后,终于启动并执行。

  两个多月后,卫生部副部长尹力发布的“改扩建550家精神病院”的消息,比《工作安排》中提到的“重点支持100所”,更扩大了国家在这一层面上的支持范围。

  在《工作安排》启动实施《规划》,和尹力表态的这两个多月期间,国内发生了数起与精神疾患相关的事情。4月6日,《工作安排》下发当天,富士康女工饶淑琴坠楼,成为富士康的“第四跳”;其后两个月时间内,富士康员工的N连跳悲剧接踵发生。

  与此同时,福建南平、广西合浦、江苏泰兴、山东潍坊、广东雷州、陕西南郑相继有幼儿园、小学发生杀童惨案,多名作案者被怀疑存在精神健康障碍。

  精神病院改扩建“从100所到550所”,与这些社会悲剧的发生不无关系。

  中国在精神卫生工作上一直在持续加强。但这一次,推动精神卫生事业进一步发展的,却是一些社会负面事件。北京回龙观医院副院长、医务科主任王绍礼不无感触地说,富士康事件、杀童惨案加强了政府对此的重视。这些社会事件发生后,5月,卫生部召集了回龙观医院、安定医院、北医六院等精神专科医院,征求医院的意见,进行讨论。其后,卫生部副部长尹力宣布“扩建550家”的消息。

  改扩之艰

  有些地方没有精神卫生机构;有些地方只是有那么一个机构,但机构的硬件、软件却远不能满足其角色要求。这基本概括了中国一线城市以外的地区精神卫生机构现状。在中国,精神卫生与其他医学学科相较,仍属“朝阳产业”。另一方面,它却面临着庞大的患者群体——到去年年初,中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已在1亿人以上,公众对精神疾病的知晓率不足五成,就诊率则更低。在1亿名精神病患者中,重性精神病患者人数已超过1600万。

  按照国际上衡量健康状况的伤残调整生命指标评价各类疾病的总负担,精神病在中国疾病总负担的排名中居首位,已超过了心脑血管、呼吸系统及恶性肿瘤。

  而在精神病防治的硬件设施上面,根据《2006年全国精神卫生防治机构资源配置研究报告》数据:截至2006年年底,全国共有精神卫生医疗机构1125所,其中精神病专科医院645所,有精神科的综合医院480所。全国精神科床位平均为1.04张/万人口。万人口床位数仍在全球水平(1.6张)之下,这一数字,在欧洲为每万人8.7张,美国是每万人9张,是中国的近9倍。

  比1.04张/万人口的全国平均数据更糟糕的是,在西藏、青海等地,精神卫生机构的建设更为落后,在有的基层地区,相关机构只能是收容所等算不上“精神卫生机构”的部门。

  这些状况都决定了,“550家改扩建”将是以改为主的一次构建,为不达标的机构添砖加瓦,使其正规化。《规划》详细列出了精神卫生专业机构的各项用房指标、基本设施配置清单等,却并无人员配备的相关内容。

  而这恰巧是“550家扩建”最重要的困难之一。全世界平均每10万人中有3.9名精神科医生,在中国,现在将这一标准降为每10万人口2.8名精神科医生,全国仍需要3.9万名精神科医生;现实情况却是,到2010年,全国精神专科医生不足2万名,是需求量的一半。

  精神科护士的世界平均数为12.6名/10万人,中国将标准降为7名/10万人,全国也需9.8万名护士;而2010年,全国精神科护士为4.12万名,缺口一半以上。

  而心理治疗师和社工师,按照低于全世界平均水平数十倍的标准,国内现有人数仍旧分别为需求数的1/7、1/39。

  职业康复师,这一在精神卫生领域都属较新兴的职业,到目前为止在中国仍未出现。

  精神病院的困惑

  不好招人,不敢招人。这是当前王绍礼所在的回龙观医院的困境。客观的人力资源环境是:自愿做精神科医生的医学生相对较少。在早几年,尚有几家医学院设立精神科专业,精神专科医院直招该专业学生。后来,由于社会就业压力的普遍增大,医学生担心精神科就业面窄,普遍不愿选择该专业。因此,精神专科医院便只能从其他专业的医学生中招人,到院后再做培训。

  精神专科医院必须考虑自身的经济能力。由于精神病迁延难愈,致残率高,精神病人家庭经济收入明显低于平均水平,精神科面临的群体都是医疗费用承受能力相对较低的弱势人群。

  不仅如此,精神病专科收费本身也明显低于其他病种收费。精神科作为一门学科,临床上相对特殊,住院病人的单床费用,要明显低于当地综合医院。

  另一方面,精神病的治疗仍以药物为主,没有必要做太多检查,但在综合医院则不然——病人一旦入院,一些常规的检查是必不可少的。这些检查,对精神科来说,于治疗没有指导作用,因此都省却了。这一治疗方法的差异,也导致了精神专科医院的收入,远低于同规模的综合医院。

  “我们能不能引进人才?肯定能引,但在总体收入没有增加的情况下,我们要考虑生存。”王绍礼说,就回龙观医院当前状况来说,人力严重不足。该医院的一个标准病区有60张床,标配应设有7名到8名医生,实际则最多有5名。全院20多个病区,医生的缺口近100人。

  即使面临这样的人员缺口,医院仍无法放开招人。面临精神病人这一弱势群体,医院又要求发展,又要求生存,必须综合考虑。王绍礼表示,不能让医生人数上去了,服务提高了,但待遇降低了。收入本就远低于综合医院的精神科医生,无法接受收入再行下调。

  面临50%的精神科医生缺口、近60%的精神科护士缺口,《规划》并未给出任何建议。详列了硬件规划的文件上,对于人员这一软件规划,只字莫言。

  但王绍礼仍感到事情在渐渐变好。他回忆道,在以往,医生们私下交流时,如果知道了谁是精神科医生,会投去疑惑的目光。近几年,碰见精神科医生,别科的医生会评价“精神科很有发展前途”,并向精神科医生诉说自己医院病人的心理问题。综合医院的医生们逐渐感受到,病人们除了躯体上的痛苦,心理上也需要帮助。

  能让王绍礼们期待的不止外界看法的改变。中国13亿人口的精神卫生保健、1亿名精神病患者的治疗和1600万名重症精神疾病患者的医疗服务,这些都给予了当下1125所精神卫生机构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