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勇双重汲金术

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2011-02-12 我要评论(0
字号:
以卖官创收为辅,官商勾结获益为主,而买官者又为其官商勾结的腐败工程铺平道路,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宋勇“经营有术”

  落马一年多后,2011年1月30日,秦城监狱,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宋勇领到了死缓判决。现已生效服刑。

  长达50多页的判决书,认定宋勇犯受贿罪,共收受23个单位和个人的93次行贿,总计1022.54万元。其千万家财,主要来源于权钱交易,卖官鬻爵。

  现年56岁的宋勇,共青团干部出身,曾当过知青,历任辽宁省盘锦市市委副书记、朝阳市市委书记、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从2002年4月任朝阳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至2008年1月从朝阳市委书记任上调离,主政朝阳市六年间,其为人低调,即便在市委机关报《朝阳日报》上,亦鲜见其新闻;但为官执政上,宋勇素以大胆、有魄力著称,并由此“经营有术”,以卖官创收为辅,官商勾结获益为主,而买官者又为其官商勾结的腐败工程铺平道路,获益倍增。

  其贪腐之名在朝阳一隅盛名久负,民怨颇深。其“汲金”之术,堪为欠发达地区贪腐官员敛财之样本;其直接插手渔利的房地产拆迁安置工程,导致被拆迁市民、村民利益严重受损,多年来频繁群体上访并导致群体性事件,震惊高层,影响恶劣。

  宋勇此番保全性命,得益于案发后的表现。据《财经》记者了解,宋落马后积极配合办案部门调查,退缴了全部赃款,主动交代了办案机关不掌握的受贿人民币705.6万余元的犯罪事实,并揭发他人非法收受人民币100余万元的事实。

  令人意外的是,庭审时宋勇放弃聘请辩护律师,最终由法庭指定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青松为之辩护。一审判决后,宋勇并未提出上诉。

  经营“卖官”

  在被法院认定的23宗受贿事实中,虽然共有17宗为“卖官”,涉贿人民币196万元、美金18.6万元,仅占受贿总额约三分之一。但其通过经营“卖官”,在重要位置安置“亲信”,为其腐败工程铺路跑腿,最终获益则数倍于其“卖官”收益。

  在地方政治的实际运作中,作为市委书记,对市管干部的任命调整有提名建议权和最终决策权,这在客观上形成了极大的寻租空间。纵观上述卖官事实,通常是行贿人中意相关职位后行贿,受贿后的宋勇往往很快兑现“承诺”。

  成为交易物的职位包括:市委常委、市总工会主席、市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代表、县(市)委书记、县长、市财政局长、市公安局长、市交通局长、文化局长等等,大凡职位均可用以交易,而多数买官者最终亦为其所用。

  其中最大宗交易来自原朝阳市委常委、凌源市委书记宋久林。

  宋勇与宋久林均为团干出身,二人关系密切,在朝阳人尽皆知,得名“二宋”。宋勇先后五次收受宋久林折合人民币合计105万元,为时任朝阳市国土资源局局长的宋久林(另案处理)担任朝阳市总工会党组书记、主席、市委常委、凌源市委书记提供帮助。

  据朝阳市时任市委组织部长证言,2004年8月,其接到宋勇电话,提名宋久林担任朝阳市总工会主席,并称已和辽宁省委组织部、总工会完成沟通,取得了上级同意,要求“尽快组织相关程序”。

  当月宋久林即被朝阳市委任命为朝阳市总工会党组书记,并由朝阳市委提名、工会选举担任市总工会主席。到第二个月,宋久林兼任朝阳市委常委。一年后的2005年12月,宋勇又安排宋久林到“矿业大市”凌源市任市委书记。

  作为“亲信”的宋久林,同期投桃报李,为宋勇鞍前马后“效利”。2003年春,主政朝阳不久的宋勇,随即启动北大街改造工程,由时任朝阳市国土资源局局长的宋久林担任工程副总指挥。

  2003年6月,开发商孙跃武找到宋勇欲承揽工程,后者即招宋久林过来。孙跃武先后送给宋勇人民币、美元等折合人民币246万元,成为后者最大宗行贿源。

  此后,在宋久林授意下,孙跃武获准缓交土地出让金,并得以极低的补偿价格拆迁征用了村民土地,获益颇丰;在凌源市委书记任上,宋久林也利用职权,为宋勇的矿主“朋友”获取矿产资源。

  而巨款买官的宋久林升官后也涉嫌大肆受贿。据纪检部门材料,在任朝阳市委常委、凌源市委书记期间,宋久林涉嫌收受六家企业300余万元;在凌源市直、乡镇、街道的干部任用方面,其一共收受17人所送人民币34.3万元、美元1万元;其父葬礼收取礼金45万元。

  2005年上半年至2006年间,时任工商银行朝阳市分行行长的冯国平(另案处理)为升职,送给宋勇人民币9万元、美金7000元。随后2005年10月,在安排其在朝阳市人大常委会工作一个月左右后,宋勇即将其调入朝阳市城市信用社担任党委书记;2006年6月,冯又成功担任信用社董事长。

  在信用社职务上,冯国平对宋勇有求必应。2007年7月,朝阳市召开企业家座谈会,辽宁鑫枫羊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辽宁鑫枫)表示资金紧张,希望帮助解决贷款问题。宋勇即表态支持,后通过秘书给冯国平打招呼。辽宁鑫枫随即从朝阳市城市信用社获得了人民币4000万元贷款。

  而从辽宁鑫枫方面,宋勇总计收受美金11万元,英镑5000元。

  “掘金”城建、土地

  据一审判决书,宋勇另一主要的受贿源来自城建和土地开发。

  地处偏僻的朝阳市原本城建落后,城区面积不足10平方公里。在宋勇治下,朝阳市大兴土木,房地产业突飞猛进。据公开资料,仅2007年1月至9月间,朝阳市共完成房地产开发投资60.21亿元,与此前“十五”期间的投资总量持平。

  在旧城改造、城中村拆迁中,这位与开发商结成私下利益联盟的市委书记,以“快、准、狠”的胆识魄力,驾驭全市包括公、检、法在内的公权力,以非常规手段强力推进,为开发商扫清障碍,公共利益与民生在此被弃之如履,私盟双方则得以“共同富裕”。

  上述备受争议的北大街改造项目,正是其中之一。行贿者孙跃武为建筑工出身,原籍朝阳双塔区,发迹于盘锦,在盘锦时即与宋勇过往甚密。

  2002年,在宋勇调任朝阳不过一月后,孙跃武即将自己创办的辽河油田三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三泰房产)从盘锦迁来朝阳。通过“二宋”,北大街改造项目中一块最佳地段未经招拍挂程序,为孙跃武获得。

  工商资料显示,三泰房产注册资本仅800万元,资金并不富足。仅土地出让金一项即达1亿元,孙跃武并无支付能力。2005年,朝阳市国土资源局对三泰房产开发的价值8096万元的房屋进行查封,但在宋勇过问下,房屋随即解封,国土资源局又违规使用三泰房产开发的部分房屋冲抵了土地出让金4415万元。

  朝阳市官员私下评价,作为老城区及城乡结合部,对破旧的北大街改造本是一件好事,但“官商勾结谋利使得改造工程问题百出”。

  整个工程总面积达2平方公里,超过朝阳城区面积的二成,土地主要来源于双塔街和扣北村,涉及5000余户动迁事宜。以扣北村为例,被纳入此次北大街改造项目,失去土地的村民每人实际只分得3.48万元。因补偿过低,村民抗拒拆迁,频繁上访申诉。

  经开发商请托,在宋勇关照之下,北大街改造指挥部,以市委常委、分管副市长任总指挥,2006年7月5日,由公安、国土和开发商聘请的社会闲散人员共200多人,身着迷彩服,开着铲车,将扣北村瞬间抹成一片废墟。

  这块土地上很快盖起高档商品住宅,宋勇案发时,最高价已过4000元/平方米,新修六车道的新朝阳北大街气派整洁;而被迫搬进折价换购的安置房内的村民,很快发现房屋质量低劣,频现开衩、渗水、凿开横梁没有钢筋、墙壁一碰就掉一大块。《财经》记者实地调查发现,有住户刚搬进去后,楼板便塌穿了一个大洞。无奈之下,村民们成为上访专业户,但问题至今未获解决。

  另一宗项目为朝阳市总工会办公地,该地位于朝阳市商业最繁华地带。时任工会主席王兴国原任凌源市委书记,2005年,在向宋勇行贿12万元人民币和2万美元后,得以调任朝阳市委常委、市总工会主席。

  朝阳市义利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义利房产)老板刘宏伟素与宋勇关系密切,在看中朝阳市总工会这块风水宝地后,经后者协调心愿达成。刘宏伟曾先后行贿宋勇美金折合人民币34.69万元。

  按照协议,由政府出资在距此不远的原朝阳体育馆修建新的工会大楼;义利房产则以1.2亿元买下旧址修建朝阳市最高建筑燕都国际大厦,并原定以大厦4000平方米商铺补偿工会,后改为补偿5300万元。

  但义利房产承诺的补偿款拖延数年未兑现,卖地款则仅支付一半;朝阳市政府也违背协议,将体育馆地块卖给孙跃武,建成另一座超大型商厦——兴隆大家庭;朝阳市总工会被迫迁往郊外。工会部分老干部也因此成为访民,不断向全国总工会上访反映情况。

  依托燕都国际大厦,义利房产雄心勃勃,在朝阳市中心开疆拓土近400亩土地,试图整体规划为该市最核心商务圈。此核心圈中包括朝阳市市委常委大院,住着30多位朝阳市建国以来的老干部,包括两位老红军遗孀和数名曾参加抗日战争的老领导。

  在开发商与住户未达成任何协议的情况下,朝阳市政府发出公告限令住户搬迁。刘宏伟更是指挥手下断水切电、推墙砸门,直到宋勇案发。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