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杂志频道首页 > 《财经》杂志 > 特别报道 > 正文
 

深圳的傲慢与偏见

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2011-04-24 我要评论(0
字号:
“治安高危人员”清理事件所引发的争议,暴露了城市化背景下的中国城市治理歧路

  4月10日,深圳市公安局在新闻发布会上披露,该市“治安高危人员排查清理百日行动”已于当天结束。8万余名“治安高危人员”被清理出深圳,此举为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营造良好社会治安环境奠定了基础。

  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申少保表示,“治安高危人员”包括无正当理由长期滞留深圳、行踪可疑、对社会治安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构成现实威胁的人员。消息一出,即引发批评如潮,压倒性的舆论认为深圳警方将人群分为三六九等,其言行有侵犯人权之嫌。

  “无凭无据就敢定性8万坏分子,深圳改叫偏见之城吧!”一篇网络评论写道。

  深圳警方对此措手不及,其内部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舆论之下,警方备感压力,并采取统一口径,对于清理行动,“一个字都不能谈”。

  但同时,深圳警方仍然表示,为迎接8月召开的大运会,将进一步加强社会控制,从4月11日至7月31日,开展“大运安保严管严治严打冲刺十大行动”,重点仍是排查清理“治安高危人员”。

  城市化加速的一个必然特征是外来人口向城市集聚,深圳“治安高危人员”清查事件所引发的争议,正体现了中国城市化背景下的城市治理歧路。

  高压氛围

  罗湖区黄贝岭村为深圳特区内较大的城中村,也是深圳少数几个未经旧村改造的社区之一。在主街两三层楼的当街门面之后,就是成片低矮的瓦屋老房,其间,小巷纵横交错,窄处不足一米,行人相遇,需侧身方可通过,穿行其中,不小心就会迷失方向。

  这里亦是外来人口的聚集地,1000多名原著村民中绝大多数已经迁出,并将房屋出租给数万外来人口,这些外来人口以四川人和江西人居多。

  黄贝岭村的主街两侧,遍布廉价小旅店,提供几十元到100多元不等的夫妻房、情侣房,以及标明60元钱两个钟的足浴桑拿房,还有发廊、小商店、饭馆、网吧等。拐进胡同里,即使是白天,也往往站着艳装女子搭讪路人。

  多年来,黄贝岭村以治安糟糕而闻名,盗窃、抢劫、吸毒、赌博、斗殴等事件时有发生。

  2011年大运会当前,黄贝岭村成为警方治理的重点。自2011年1月11日21时起,罗湖区警方先后在黄贝岭村、向西村开展集中整治专项行动。深圳市公安局网站披露,警方当晚在两个村清查出租屋805间,各类场所178处,查获制假窝点1个,各类犯罪人员40余人。

  时至4月中旬,黄贝岭村仍戒备森严。大约每隔10分钟左右便有一辆警车从主街穿过。在村口,协警24小时执勤。一名协警称,以前该村所属街道的警力为150人,今年增加到了300人。协助治安管理的“红袖章”则遍布于村中的每个角落。为迎接大运会,深圳开展“红袖章”工程,组织了50万人佩戴“红袖章”,协助警方维护治安。

  黄贝岭村一位河北保定打工者说,每晚都有七八个警察、协警和民兵组成的队伍在村里巡逻。“夜班后凌晨5点回到村里,还有警察问我住在哪里,从事什么工作。”

  警方对出租屋的登记和排查也大为加强,住在村里的一位黄姓大学毕业生说,今年以来,他不止一次被登记身份信息,主要内容是“何时来到深圳”“从事什么工作”等。在排查中,无身份证或持假身份证租客,被要求退房。

  深圳警方在《人民日报》上回应舆论对“清理8万人”的质疑时表示,警方并没有“强制遣返或驱赶离开举动”。

  村中一些租户表示,在治安高压氛围之下,的确有一批人如深圳警方所言,“自行离开”了。居民也反映,清理行动以来,治安状况确实明显改善。

  那么,所谓“8万人”是如何统计出来的?深圳警方称,是“通过电子管理系统的动态跟踪和上门走访、跟进核实而来”。然而深圳市公安局内部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8万”之数并无严格统计,“是公安局户籍部门上报的”。深圳宝安区一位基层官员更表示,深圳警方公布的数字令他感到十分“震惊”,“可能是警方为了展示自己的工作成绩,随意性比较大。”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