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唐使的黄金

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2011-05-08 我要评论(0
字号:
遣唐人员的行囊里沉甸甸装的是砂金。金子真是有意思,灿然天成,无须像铁那样精炼,而且不生锈,可以弯曲,可以延展,怎么折腾也无损

  我大唐年间,日本遣使来朝,名为遣唐使。总计来过多少次,说法不一,有人认为自公元630年,实际成行18次。遣唐使团由各色人等组成,少则二三百,多则五六百,分乘四艘平底帆船,大使、副大使带队,判官、录事分掌各船。

  803年那次,从难波津起航,遭遇暴风雨而中止,一年后重新出发,船上多了一个人,他就是空海。幸而被他赶上了,不然,下次遣唐是838年,他死了已经有三年。可以说,若无空海,若无他赴大唐取经,日本的佛教史必是另一番景象。

  负有学习使命的人分为两种,一种叫请益,随团往返,另一种叫留学,留下来学习。大唐有体恤之心,“矜尔畏途遥”(唐玄宗诗句),让日本20年一来朝。那时候中国与日本之间的茫茫大海上尚未出现商船,只有国家行为的使船乘风破浪,所以留学生和留学僧20年后才得以归国,几乎一生中只能有两次机会,错过了就终老异邦。空海到了长安,拜青龙寺惠果为师。他是留学僧,但压根儿就没想长期留学,惠果也期待他东传密教,三月三灌顶,倾囊相授,并定为传法灯的六弟子之一。

  佛法无国界,唐人也不大有国籍意识,六弟子之中三人来自域外。惠果入灭,“梵汉无碍”的空海撰写了碑文之后,立即请求还滞留长安的遣唐判官允许他提前回国。“肘行膝步,学所未学;稽首接足,闻所未闻”,前后不过才一年。平安回到了日本,向天皇上表,通称“请来目录”,开列了带回来的典籍和器具、图画(曼陀罗)等。几年后在高野山建金刚峰寺,开创真言宗,被定为国教。空海不仅奠定日本佛教思想的基础,而且在日本文化史上留下深刻印记。日本第一部汉字辞典《篆隶万象名义》是他编写的;书学王羲之,被奉为日本书道之祖;撰著《文镜秘府论》,博引六朝韵书,也可见从中国带回来的典籍之丰富。在长安购买书籍,抄写经典,制作佛具和曼陀罗,都需要钱,他哪儿来那么多钱呢?

  遣唐使总是从中国满载而归,去也不会空着手。朝廷派遣,从造船到治装,耗资巨大,几乎使国库一空。上陆后前往长安的费用等,由唐朝负担,但各自活动,包括间谍活动,就需要自备资金。遣唐人员的行囊里沉甸甸装的是砂金。金子真是有意思,灿然天成,无须像铁那样精炼,而且不生锈,可以弯曲,可以延展,怎么折腾也无损。

  对于黄金,似乎中国人喜爱它辉煌,给佛像贴金,赏赐赠答,用以象征富贵奢华,并不像古埃及、古希腊弄得那么宗教,神秘兮兮。空海预定留学20年,领到手的砂金理应更多些。

  552年百济的圣明王送来佛像,日本人惊讶其相貌端严,更惊讶金光闪闪,当时他们的雕刻还没有像样的造型,更不知镀金之事。743年圣武天皇发愿造大佛,高五丈三尺,却犯愁贴身的进口黄金不够用。这时,749年,从奥州(今福岛、宫城、岩手、青森四县全域及秋田县一部分)贡来黄金九百两,圣武天皇大喜:自从天地开辟,黄金来自外国,以为我大倭国没这东西呢。改元,大赦,产地永不征税。

  日本最初披沙拣金的地方是奥州小田郡(今宫城县远田郡),但不知怎么一来,江户时代误传为金华山,却是在相邻的牡鹿郡(今宫城县石卷市)。所以,1689年阴历五月芭蕉前往平泉,走错路,来到石卷港。金华山是一座小岛,岛上皆山。由于被牡鹿半岛遮挡,芭蕉深一脚浅一脚,从“刍荛雉兔往来之路”上也看不见金华山,《奥之细道》所写的“海上纵目金华山”不过是想象,或者有误。

  马可·波罗的《东方见闻录》提到了日本,说该国盛产黄金,国王的宫殿整个用黄金建造。黄金传说倒也不是一点都没影儿,日本确实有一个金房子,叫金色堂。堂在平泉的中尊寺,寺是天台宗东北大本山。统治奥州的藤原清衡信仰净土,1124年为自己造阿弥陀堂,里外贴金,极乐世界现成于地上。据说他曾至少用千两黄金,在中国天台山举行声势浩大的千僧供养。

  据记录,10世纪中叶奥州每年向朝廷纳贡黄金三千两。奥州的黄金不仅构筑了繁荣一时的平泉文化,也支撑了日本8世纪至9世纪的遣唐。12世纪末藤原氏灭亡,黄金也倏然枯竭,奥州便没落了。如今唯存金色堂,是建造物国宝第一号,金碧辉煌。■

  作者为旅日学者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