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勇:资政院的悲剧

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2011-09-11 我要评论(0
字号:
清廷创设资政院作为君主立宪的过渡形态是真诚的,只是由于强势朝廷不再,没有办法平衡过渡期行政与立法的冲突,行政权独大无法解决,资政院也就成了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晚清洋务新政之所以能够在不太长的时间里获得很大成绩,恢复了国力,一度重建辉煌,主要是因为清廷采纳了行政主导的一权独大,这能有效调动国家资源。

  然而经过甲午一战,行政一权独大的弊病尽显,于是此后十多年晚清政治改革,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怎样建立一个君主主导下的权力分享和制衡的合理体制。

  非常态过渡机构

  甲午战前,一些聪明的政治家和知识人就知道西方富强的根本并不是坚船利炮。坚船利炮只是西方富强的一个标志,其富强的根本在政治架构,在权力的分享与制衡。

  不论是君主制,还是民主制,一权独大总不是好事。

  议会一权独大容易形成议会专制,影响行政效率;行政权独大,拥有绝对权力,容易导致腐败,导致决策特别是中长期决策失误,所以在甲午战后不久,分权制衡的思想在朝野各界自然萌生,至1898年经胶州湾事件的刺激蔚然成为一股巨大潮流。

  对于君主主导或领导下的权力分享,清廷或许真的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所以面对各方面呼吁,恭亲王在最后的政治交待中竟然告诫光绪帝和慈禧太后:勿听信那个广东举人(指康有为)的话,那人的邪恶用心就是废我军机,谋我大清。

  最终,一场以重建政治架构为诉求的维新运动草草收场,权力分享与制衡的体制依然无望。

  又过了六七年,至日俄战争结束,立宪的“小日本”战胜未立宪的“大俄国”,极大震动了“我大清”。见贤思齐,朝野上下很快就重建政治架构达成共识,君主立宪呼之欲出。1906年9月,朝廷宣布启动预备立宪进程,其目标就是仿照日本明治维新构建君主立宪体制。

  所谓君主立宪,其实就是在君主之下组建一个相互制衡的权力分享机制,不再让行政权独大。按照当时的设计,分享这个权力的方式就是重建一个立法机构。

  专门的立法机构在中国历史上不曾出现过。在改革刚刚起步时,清廷很谨慎地分成两步走:第一步先建立一个准议会机构资政院,经过几年实践,积累一定经验后,正式组建民选国会,成为君主立宪政治架构中的一个重要机关。1907年9月20日,慈禧太后发布懿旨,以为立宪政体取决于公论,上下议院实为行政之本。然而碍于国情,中国上下议院一时无法成立,亟宜筹设资政院以立议院基础。

  根据懿旨,资政院就是从君主专制向君主立宪政治体制过渡的中间形态,它具有议会的性质与功能,但又不是完全议会,依然会受到某种行政权力的约束。从设立资政院的本意说,这个稳妥的态度当然是可取的,但这种不上不下不伦不类的“准议会”在实践中却弄得上下不讨好,左右都抱怨,即便是最期待议会政治的立宪党人到了后来也认为这样的资政院非废除不可。

【作者:马勇/文 】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