蓟县大火调查

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2012-07-15 我要评论(0
字号:
多名逃生者与遇难者家属称,在逃生与救援过程中,他们发现商厦的窗户被封、消防通道被锁、没有喷淋设施、没有消防疏散指示灯、消防栓没有水等问题

  焰舌炙烤、毒烟呛鼻,周边暗黑一片。对于天津蓟县莱德商厦火灾的死难者而言,生命的最后时刻堪称炼狱。

  长约60米,宽约20米,高五层的商厦地处闹市,2012年6月30日下午3点多,大火突发。天津官方事后通报,有10人在火灾中遇难。

  灾难不仅在建筑,也在人心间蔓延。成功逃生的商厦一楼营业员魏雪(化名),事后两天内,“还是后怕”;罹难者刘凤丽尚未成年的儿子,难以接受永远失去母亲的现实,数次昏厥;几名认尸的家属,在殡仪馆当场休克。

  包括国家安监总局、天津市相关部门派员组成的事故调查组已入驻蓟县,相关火灾研究专家正分析火灾原因。7月13日,国务院安委会已对该起事故的查处实行挂牌督办。天津北方网(天津市委宣传部主管网站)援引公安部门的说法称,事故系商厦一层东南角中转库房内空调电源线发生短路,引燃周围可燃物所致。

  而造成致命的原因之一是来自薄弱的消防。多名逃生者与遇难者家属称,在逃生与救援过程中,他们发现商厦的窗户被封、消防通道被锁、没有喷淋设施、没有消防疏散指示灯、消防栓没有水等问题。

  此外,由于信息披露迟滞,大火之后各种传言漫布互联网。最主要的质疑是关于死亡人数,几十人的死亡名单流传甚广,数天内却没有官方的回应。

  闹市火警

  6月30日,酷暑已至。当天蓟县最高温度为37摄氏度,天气很热,在中昌北大道西侧开布鞋店的赵女士,中午12点至下午3点间,只迎来一名顾客。

  布鞋店东边隔街正是县城唯一高档购物中心莱德商厦。此处在蓟县当地可谓寸土寸金,近处即是县里的地标兴华商务中心。莱德商厦营业面积达5800平方米,共有100多个柜台,不过并未全数租出。

  “中午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逛街的人一般4点以后才出来。”赵女士说。但下午3点多,莱德商厦门前突然围满了人。她走出店门看到,对面着火了。119指挥中心录音记录显示,消防部门接到报警是在15时41分。

  据事后披露的信息,短路的电线点燃了位于一楼的化妆品仓库。一段拍摄于起火早期的视频显示,燃烧的化妆品产生的爆炸声清晰可闻,商厦一楼的玻璃门脸迅速被烧穿。“(火势蔓延)太快了。”一名女性目击者说。

  15点49分,第一批消防官兵到达,此时大部分人员已经疏散和撤离。一段时长约2分钟的内部监控录像显示,着火后短短数十秒内,一楼就有数十名顾客夺门而出。

  首批消防车赶到后,开始向一楼着火区域喷水。无奈火势太大,大火从一楼的西南角开始向高层蔓延。

  与此同时,在罗庄乡和平村妻子的娘家,商厦五楼营业员任丽春的丈夫赵海占接到了一个让他心惊的电话。手机是任丽春落在家里的,电话来自妻子的同事:“着火了,你跑下来了吗?”放下电话,赵海占就开车赶往商厦,约20分钟后抵达。

  失火之时,同在五楼的营业员杨洪霞给丈夫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出不来了。后者当即给杨洪霞的哥哥打电话,“着火了,赶紧去救。”杨兄来到现场时,整个一楼都燃烧起来,大门根本无法进入。

  救妻心切,赶到现场的赵海占想借道紧邻的东方商厦,东方商厦比莱德商厦略高。他跑上东方商厦的五楼,跳到莱德商厦五楼的平台上,希望从平台的消防通道进入五楼找到妻子。

  但消防通道被防盗铁门锁住了,他拼命砸门,直到把锁砸坏,门也没能打开。“我妻子的柜台就在铁门旁边。”赵海占说。

  火势越来越大,无法久留,赵海占只好回到楼下,立刻被警察拉到了隔离区外。

  自救与他救

  官方披露的10名遇难者名单中唯一的顾客是刘凤丽,事发时和丈夫女儿同在商场中。

  当天下午,夫妇俩带着高考成绩不理想的女儿逛商场散心。在四楼,一家三口忽然发现楼下有烟雾飘上来,这时四楼和五楼的人发现起火了。两层楼的人混在一起往下跑。

  顾客黄景生一家三人从四楼跑下来时,商厦停电了。由于窗户平时都被木条或商铺的展柜封住,整个商场顿时成为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室。

  跟着黄家一起跑的,有不少20多岁的营业员,边跑边哭。黄景生从事机电生意,他知道化妆品、衣服、皮鞋都含有化纤,燃烧后会释放有毒气体,于是大喊:“别哭了,都把嘴堵上,别吸进毒气。”他带领众人寻找出路,一群人用手机照明,走到一楼时发现火势太大,于是又退回二楼,在电梯西边的一个窗户处发现透过光来。

  这束救命之光来自封窗木板之间一条薄薄的缝隙。

  黄景生用尽力气踹开木板,发现外面还有一层玻璃。黑暗中,他用一名营业员的高跟鞋猛砸,玻璃终于破裂,然后他用手在窗户上打出了仅容一人进出的洞。

  “再晚五秒钟,就要丧失希望了。”扎破手的黄景生事后对大舅子刘长洪感叹。包括黄景生一家在内,这群人共12人,最终有5人成功逃生——黄景生和女儿,以及三名营业员,其余的人都遇难了,其中包括刘凤丽。法医鉴定称,刘凤丽系被烧死。

  同一时间,商厦外面,黑烟从窗口冒出,浓烟滚滚。莱德商厦身后的大院是县文化馆与青少年宫所在地。县评剧团的工作人员第一时间搬出消防梯架在二楼窗口,帮助被困者下楼,这成了不少被困者逃生的生命之梯。

  借助这架消防梯,消防员将一名七八岁的女童从二楼救出,女孩当时已经没有了意识,随即送往医院。还有被困者从楼上坠落,随即被救援人员抬出送医。直接参与指挥医院救治的蓟县人民医院院长助理李继东事后介绍,遇难者中无一人是因跳楼摔死。

  楼下,几名围观的男性市民将石块和砖块投向二楼的玻璃,试图为被困楼中的人员带来生机。清脆的“咣咣”声后,浓烟顺着被砸开的洞口涌出。

  消防薄弱

  火势最盛时,数辆消防车开进文化馆院内,在楼体的南北两面同时喷水救火。但在东南风的作用下,院内的消防车被滚滚黑烟笼罩。

  众多目击者称,刚开始时消防栓的水压明显不够。消防水枪射出的水柱,仅有二楼广告牌高度,尚未到达楼体即开始下坠。

  蓟县政府一位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大部分被救者是从二楼、三楼破窗而出,其中二楼用的是6米的拉梯,三楼用的是15米的拉梯。五楼的防盗门打开后,部分人走出消防通道,却困在了楼顶,因为拉梯长度不够,最终等云梯赶到才被救了下来。

  从政府公布的死亡名单来看,10名遇难者中,有3名是四楼的营业员、顾客,7名是五楼的营业员、店主。

  如此分布,殊非无因。莱德商厦原为三层楼的儿童乐园。2006年起,这里被改造成商场,为此加盖了四楼与五楼。事后来看,这一加盖工程的设计之繁复,不利于楼下火讯的上达与人员逃生。

  曾在莱德商厦工作的刘云(化名)介绍,商厦从正门进入后只有一楼至三楼的中间位置是手扶电梯,三楼四楼之间扶梯位置换为楼梯,而四楼五楼之间在该位置并没有楼梯,仅靠北侧的安全通道连接。这也是为什么楼下着火严重,但四楼五楼知情较晚的原因。

  按照幸存者黄景生等人的说法,起火后顾客也没有接到商场的通知和广播,而是自己察觉到的。

  经常出入莱德商厦的赵海占,指认商厦没有喷淋装置。他对《财经》记者称,在从莱德商厦五楼回到东方商厦五楼时,他曾拧开东方商厦的消防栓,发现里面没水。“无自动喷水灭火系统,火灾发展很快。”事后受邀分析灾情的火灾研究专家彭磊证实了这点。

  事发后,有媒体报道火灾发生时,商场负责人担心顾客“不给钱走了”,曾将商厦一楼的大门封闭。蓟县县委宣传部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称,根据视频,“卷帘门拉上纯属谣言,不可能。她(营业员)的那个肢体动作,就是在喊大家赶紧撤离,网上的传言都是别有用心。”彭磊亦披露,“未见起火后现场关上大门的情况。”

  至于中转库房内空调电源线为何发生短路,商厦的电气设备质量、载荷与日常维护是否存在问题,则有待调查结论。

  遇难人数

  事发后,新华社最早在火灾次日披露,截至6月30日晚23时,初步确认火灾中有10人死亡,16人受轻伤。但直到五天之后,7月6日,当地才再次通过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布信息,确认只有10人遇难,并披露名单。

  期间,当地官方消息的阙如,客观上使各种传言有了发酵的机会。对于遇难人数的猜测,在互联网上出现过数十到数百的几个版本。最初的传言甚至称,“天津市蓟县莱德商厦大火,已交由天津市人民检察院调查,现已确定死亡人数为378人……一个艺术培训班学生无一生还,跳楼摔死的都不止十人。”这些传言在网络流传多日,官方在初期并无回应。

  “莱德商厦本身没有培训机构,它只是五层的商铺。培训班在商厦后面,东边有一个少年宫,确实有舞蹈器乐的培训班,但因为7月2日是期末考试,都放假了。网上传言说死100个孩子,是不对的。”蓟县政府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后来对《财经》记者称。

  一份由当地网民整理的35人遇难者名单在网络广为流传。《财经》记者按照该名单走访了青山溪语小区、西关、杨各庄、水利新村、白马泉、马伸桥镇马关屯、太平庄、上念头、闯子岭、孔庄子的标准件厂等部分地址,发现该名单存在不少重复计算和误传死讯的现象,最终并未发现政府公布10人名单之外的遇难者。

  “那天是分上午班和下午班,我认识的一楼和二楼的营业员都没出事。”成功逃生、在莱德商厦工作三年的一楼营业员魏雪(化名)说,“之前连续好几个阴天,当天突然放晴,所以特别热,一般也就是17点多之后才会人多些,16点以前没有多少人。”

  逃生者黄景生的大舅子刘长洪曾问从火灾中逃脱的营业员,“里面(四楼、五楼)有多少人?”她回答说,就20多人。

  “基于相关专业知识判断,网上传说的死亡人数及一些传闻不可信。”彭磊在观看了商厦平面图、监控录像和现场图片后,7月6日在微博上发言。这条微博收获了3000余条评论,遗憾的是,大部分为质疑甚至谩骂。

  7月7日,天津官方再次通过新华社披露,“在10名遇难者被发现后,消防官兵又对现场进行了4轮搜救,未发现其他遇难人员。”

  7月8日,天津警方称,“有个别网民在互联网上编造、传播谣言,根据已查清的相关事实,公安部门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对造谣传谣者进行了处理”,但质疑之声仍未断绝。

  维稳

  事发后,当地呈现出一种紧张维稳的状态。一位律师称,“县司法局与县里所有的律所打过招呼,凡是涉及到莱德相关事务,必须先跟司法局沟通。”

  蓟县工商局档案室的工作人员也表示,“领导交待,莱德商厦的工商档案不可以查。” 而《财经》记者找到的工商资料显示,莱德商厦的注册资本1500万元,为姚学良个人独资。目前姚学良及其父姚海利已被控制,相关资产被冻结,且姚氏父子已资不抵债,并欠下银行巨额贷款。

  对于死难者的补偿,亦先由政府垫付,包括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与丧葬费,每名死者共计61万元,这笔钱在火化当天发放到位。对商户损失的确认工作亦在展开。

  蓟县政府成立了包括县委书记、县长、县纪委书记在内的指挥部,下设家属接待、资产处置、媒体接待等小组。在当地殡仪馆、大火伤者治疗的医院等地,均有政府工作人员在场;每户死者家属均有村干部或政府工作人员陪同;许多幸存者和死、伤者家属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7月6日,“头七”之日,关于当日15点在鼓楼广场聚集悼念的说法在县内广为流传,当天,政府公职人员、事业单位职工、学校老师等,纷纷接到政府方面的通知,要求不得参加集会。时值暑假,小学生被叫回学校,组织集体看电影。

  集会之时,大量着便装的警务人员和政府工作人员在人群中,催促集会人员撤离。现场的宣传车用大喇叭催促:“这里没有任何活动,立刻离开现场。”

  随后,当地手机上网功能出现故障,直到次日凌晨。

  在疏散广场聚会群众之后,政府官员组成人墙,封锁了进入鼓楼广场的四个入口,直至当天深夜12点。这加深了一些民众的不信任感,现场有人表示:“既然没有瞒报,为何要严防死守?”

  这一天,关于广场现场、死亡人数的传言以及对当地政府的质疑等的传播也超过了往日。

  “几个街道都是人,聚集在这么一个广场,很容易发生事情。”蓟县县委宣传部官员对《财经》记者解释称,这是出于对“别有用心”的人可能借此闹事的担忧。

  就信息披露迟滞的问题,7月11日,蓟县县委宣传部一名官员表示:“一些事情需要清楚了才能说,如果不清楚就说,就更要质疑政府了。”他介绍,事件发生后,是由各部门向上级汇总后,再向宣传部传达对外公布的消息,而对消防、莱德商厦资产调查等具体问题的进展,宣传部并不知情,需要等所有调查都进行完才能对外公布。

  在蓟县,每天傍晚,无论是在城区中随处可见的大喇叭,还是在乡村由村委会播报的小喇叭,都在不断地广播死亡者名单,并劝说群众“不信谣、不传谣”。

【作者:《财经》记者 张鹭 王宇 】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