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杂志频道首页 > 《财经》杂志 > 时事报道 > 正文
 

纳吉布的选择

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2009-05-22 我要评论(0
字号:
虽然被认为是马哈蒂尔路线的接班人,但新任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准备引领而不是对抗马来西亚难以避免的变革
 

大变将至

  “我希望踏着父亲的足迹去中国。”5月18日下午3时,面对中国记者,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敦·拉扎克这样开场。

  纳吉布即将访华,开始其上任后第一次对东盟以外国家的正式访问。35年前,纳吉布的父亲、马来西亚第二任总理拉扎克·侯赛因与中国总理周恩来在北京签署了两国建交公报。

  从总理府会议室近五米高的落地窗向外望去,新行政中心布城(Putrajaya)双向十车道的威势扑面而来。布城是执政22年的前总理马哈蒂尔最后的基建巨作。此地距首都吉隆坡40公里,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从棕榈种植园中拔地而起,经亚洲金融危机冲击亦未停工,2005年中央政府部门完成迁入。现在这里丘陵绵延,绿树掩映,大楼棋布,新都气象已成。这是马哈蒂尔为后任们留下的最大的看得见的遗产。

  然而,这场交班漫长而充满意外。马哈蒂尔与其选择的第一个接班人安瓦尔,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反目。蒙面特警破门而入,将安瓦尔抓至牢狱,控以鸡奸罪名。安瓦尔出庭受审时眼部瘀青历然,显受虐待。安瓦尔至2004年才终于脱罪,但马哈蒂尔选择的第二个接班人巴达维,当时以绝对的优势横扫选举接任总理,人们由此认为安瓦尔在政治上已被终结。

  时势弄人。仅仅数年后,巴达维被马哈蒂尔公开宣布为最大的错误选择,而安瓦尔成为今日马来西亚反对党无可争辩的领袖。如果你相信一位马来西亚独立智库负责人的评论,他还是马来西亚未来的希望。一个伊斯兰政党、一个华裔族群政党团结在他的周围。这是一个奇异的组合,除了要求改变现状,终结巫统(UMNO)执政,你很难找到更多把他们联合在一起的理由。

  一切都是因为去年3月的那场选举。自马来西亚1957年独立后执政至今的巫统,终于遭遇了历史上最大的挑战,第一次丧失了三分之二多数联邦议会席位,执政地位出现了看得见的摇晃。巴达维引咎下台让权于时任副总理纳吉布成为定局,虽然一个多月前纳吉布才正式成为总理府的新主人。

  时隔选举一年有余,吉隆坡空气中弥漫的大变将至的兴奋感并没有丝毫衰减。“这是一个特别有趣的时候。”一位马来西亚前高级外交官这样对记者说。

  要知道,此行所接触的多为官方或接近官方人士,他们尚且如此,民间情绪可想而知。巫统执政太久了,无论投谁一票都可以,“只要不是巫统。”有人说。

未与变革相抗

  纳吉布不只是承接了这些政治遗产,他也是巫统政治遗产的一部分。

  他现年55岁,是马来西亚第二任总理拉扎克·侯赛因的长子。他1976年涉足政坛时就是最年轻的国会议员,1988年成为巫统青年团团长,1993年成为巫统副主席,2004年1月起任巫统署理主席。他还几乎转遍了马来西亚重要的政府部门,历任能源、电信和邮政部副部长,教育部长,青年及体育部长,国防部长,财政部长,2004年起副总理。毋庸置疑,纳吉布是巫统权贵中的权贵,骄子中的骄子。

  出掌国政,纳吉布面临两大挑战:政治上,马来西亚社会变革呼声强烈,形势已成;经济上,马来西亚因全球经济危机影响受到重挫,2009年预期会出现负增长。来自政治、经济的双重挑战,理论上可以将执政者推向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有观察家曾认为,纳吉布将回归强硬路线,马哈蒂尔路线将在经历了五年的巴达维“怀柔期”后重新抬头:政治上重拾威权,经济上以政府主导产业政策。

  但这一观察可能言之过早。纳吉布上台月余的政策举措,表现出他至少现在并没有像马哈蒂尔那样选择与变革相对抗,也没有像巴达维那样被变革拖着走。他现在明显是想走在变革之前。

  纳吉布上台提出三大口号:“大马一家,人民为先,当前绩效”(One Malaysia,People First,Performance Now)。除刻意重新营造巫统亲民形象,更试图化解各族群之间的潜在张力,吸引华裔及印度裔选民支持。华裔资深政治家许子根被任命为总理府部长,在内阁中顺位高居第四,主管民族团结及政府各部考绩。许子根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之时反复强调,他受权于总理,负责各部绩效考核,在对所有各部部长考核的关键绩效指标(KPI)中,是否促进民族团结都是关键内容。也就是说,不管负责哪个领域,每位部长都必须促进民族团结。

  许子根从政多年,在马来族与华族之间游刃有余,性格随和而彬彬有礼,是这一职位的上佳人选。

  问题是,马来西亚族群间的张力不是一句口号就能化解。“大马一家”之下,“马来西亚是马来亚人的马来西亚”这类声音并不罕闻。马来族在各方面享有优先地位近半个世纪,视华裔及印度裔族群为客族的心态仍在。现任副总理慕尤丁上任十日,即大言华裔“不懂感恩”说,引发华裔族群强烈反弹,充分说明马华族群及马印族群之间的心结依然。

  在过往巫统地位牢固之时,这些敏感地带从未处于马来半岛政治舞台的中心;而今马来西亚政治形势已变,如果有政客操弄,这些敏感地带可能伏下政坛地雷。

  记者问许子根,既然受权考绩内阁各部,有无权限撤换有害于“大马一家”的部长?许子根一改笑言晏晏,正色道:“这是总理的权限。”

  在经济方面,纳吉布更面临严峻挑战。与其他民主政体下长期执政的威权政党一样,巫统执政的合法性首先来自于提供经济增长。在马哈蒂尔治下以制造业驱动的高增长已成过去。世界金融危机虽未动摇马来西亚的银行体系,但欧美市场需求下滑对马来西亚出口造成重大打击,今年预期经济将出现负增长。即便如此,纳吉布上台伊始,即提出宏大发展愿景,发誓要在2020年实现将马来西亚由目前的中高等收入国家提升至高收入国家,折算下来每年所需的增长率要达到7.5%方有可能。挑战非同一般。

  “我们不能靠出口解决问题了,”负责经济计划的总理府部长诺阿告诉《财经》记者,“必须寻找能替代美欧市场失去的需求的东西。”直觉是靠近未来的增长动力来源,“而这显然是中国”。

  但诺阿也承认,中国也许能较早地走出低谷,来自中国市场的需求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替代消失的那部分来自美国市场的需求。马来西亚还是把经济复苏的主要期望,放到了刺激内需上。

  在纳吉布上台前夕,马来西亚于3月10日推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准备在2009年及2010年出资600亿林吉特(约合167亿美元),以期扭转经济衰退。

  到目前为止,马来西亚与中国的应对方案是相似的:都预计欧美需求恢复是一个长过程,都在国内推出大规模经济刺激方案,都对依靠内需恢复到“官方”增长率有信心。但接下来,两者就有了重大区别:4月22日,纳吉布宣布放开27项服务业部门的外资准入,取消原来的马来族人必须至少拥有这些部门企业30%股权的规定;4月27日,纳吉布又宣布进一步放开金融业,允许外资在除商业银行以外的金融机构中持股上限从49%提升至70%,并允许外资新成立全资银行和保险公司。

  纳吉布明显地在寻求以开放促增长,这是中国执政者现在所缺的思路。

  每个人都想知道纳吉布接下来还将做什么。在5月18日,他告诉记者:“我在外商投资政策上还会有进一步动作,但现在不会告诉你,过去一个多月我已经宣布了太多东西,先落实了再说。”

“菜单再用一次”

  目前,中国与马来西亚之间关系和睦。记者在吉隆坡三日,所见各位政府官员无不反复强调,马来西亚是对华最为友好的东盟国家。“我们经常在国际社会上为中国辩护(defend China),不是每一个东盟国家都会这么做的。”外长阿尼法阿曼对记者这样说。这也不难理解,在“北京共识”与马哈蒂尔鼓吹的“亚洲价值观”之间,确有诸多足以惺惺相惜之处。

  中国与马来西亚之间仅有的重要争端,在南海。

  目前,马来西亚据有弹丸礁(马方称为拉央拉央岛)、光星仔礁(马方称为乌比乌比礁)、榆亚暗沙(马方称为柏宁礁)、簸箕礁(马方称为西布礁)及南海礁(马方称为玛达纳尼礁)五个南沙岛礁,并提出主权主张。纳吉布本人于去年8月任马来西亚副总理时,曾登上弹丸礁“宣示”主权。马来西亚5月6日还与越南共同向联合国提交了一份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案”。中国随即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提交照会,对这一“划界案”表示异议,使其未能提交审议。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近日表示,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

  毫无疑问,纳吉布此行访华,必然会与中国领导人讨论南海议题,但他显然不准备让这一主题破坏掉整个访华的和谐气氛。他在回答《财经》记者提问时说,相信与中国及其他国家之间的南海主权争端可以友好地解决。南海争端涉及多个国家,要利用现有的机制来解决如此相互重叠的诉求。“中国早就宣布要通过和平手段来解决争端,马来西亚也是同样。所以我相信可以友好地解决。”

  此次访华,纳吉布将会见到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我们希望与中方一起举办建交35周年纪念活动,双方总理都出席讲话,”纳吉布说,“还希望把当年我父亲与周恩来总理用过的菜单再用一次。”■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

 

网友热评>

更多>>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